想不出什么标题来

      “神魂者,人之本也。肉身者,人之基也。修炼者,纳灵气于剪体内,洗炼肉身,聚神于识海,化为神,魂体兼修。”

      一个个字把郭安带入了奇妙的娻海洋,他的修炼功法,也不由地运转起来,只不过多了几分改变ⶈ。

      窗外的星辰之力越来炡越多,就如潮水般透过窗户进入到他的身体里,转化成十分精纯的真气,쐦不断涌入脑海处已经凝合的神魂中裑去,淣冲击洗刷着其内的精神杂质。

      不知过了多久,随着第一束阳光的出现,原来浓郁的星辰隊之力也开始渐渐消散。

      뀷 房间里,浓郁灵气在郭安头顶百会穴上凝成凝聚成佃了一个灵气漩涡,汇入脑海中。

      在那,一道光点不断吸取着灵力。

      不知汲取了颰多少灵力,光点吃饱ָ了似的膨胀变大,突然随着一声发自行的脆响光点破碎,化作一道淡金色光芒,缓缓地形成了一条小河儿。

      而此时体内剩余的灵力却像流浪的孩子一样鯚,不停地在身体里乱窜。

      巨大的痛苦,让郭꭮安不得不停ꖨ止修炼,咬牙专心对付眼前的麻烦。

      就在他快撑不住的时候,金色小河分出数道的金色液流进入身体各部分,这才使暴乱的身体恢复了平静,脑海中也流过一道清凉之气。

      眼见麻烦结束,却撑不住困意堈,郭安仰头便躺下睡着了。

      直到太阳愈发毒热,睡亲了数个时辰的郭安才慢悠悠的醒귌来。

      揉了揉眼睛,他竟发现身体表面多쉳了很多黑色污泥。这让郭安安兴奋不已,因为他知道这是身体杂质排除体内的迹象。而这就说明他武道修为有所突破了。

      ꨕ平复了下心情,他便俟开始沉入神钝魂,却发现在他的脑海深处,不再是之前那样空荡ᚩ荡一片虚无,而是变成了一处房间大小的쐘空间。

      空间中,ꬣ一条金色河流悬浮其上,不断流动。

      郭安稳下心神,开始凝聚化形,只见原本分散在空间中的神魂之河开始凝聚成人形,隐约看퓷去,在其眉心有一颗树的印记,这就是郭安的灵魂之身。

      原来不知怎样,郭安的神魂境可以在人形和河状来回切换。

      焏顺手洗去了身上的杂质,郭安就查看起自己的灵魂之身。只见由金色小河形成的灵魂之身上泛着金光。

      而且根据反馈他了解到,此时,他所有的精神力全部汇聚到了灵魂之身旞上쬯,还已经开辟了远超炼魂境才能开辟的识海,迈入了文道炼魂境四层。

      ✙ 没错,佁郭安脑海中的那一处空间便是他刚刚开辟的识海。

      但毕竟郭安两世为人,精神力基础本就远超常人,再加☓上这本神秘的古籍功法,此刻䑾开辟识海也算是水到㲮渠成了。ꅓ

      这么想着,郭安鞰便开始盘点起这鐗夜的收获。

      잧 其一,积累多年的神魂力量汇聚䙪来合为一处,厚积薄发,开辟了识海。

      뵥 其二ꞻ,在灵气↙的冲刷下,他进飲行了武道上一次小的飞跃,迈入炼体境四层,缩短了武道修练是时要花的时间。

      昨 同时,他的丹田也因此得到了拓宽。虽然说这样的话他突破下一个境界的速度会更慢,可是却加深畆了ꯨ自己的根基꠱。

      还ꭖ有,可能是身体吸收了些精떩纯真气的鵿原因凯,他的武道资质也有了略微的提高。

      其三,他总算得到了一门还算高深的修炼功法。

      燔想到这,郭安又端起古籍,认真钻研起来。

      铒 一番研读后,郭安发现,这部功法算是一部十分独特的魂体兼修、文武并进的功法。

      먟 쇆  似乎也因此,郭安文武两道才在平衡下㡑一起突破为四层。

      据他所知,本世界修힟炼分文武两道,武道练体,文道炼魂。

      所以一般来说并没뭑有太多人选择文武并进,因为这样反而首鼠两端,导泴致东不成西不就,这还不如专修一道的好。

      当然,现在郭安꼨选择修炼这本功法也并不代表他也要文武并进。

      郭安一直明白,他从不是一个天资卓越的人,所以他又怎会一直选择这条成效很慢的路呢。他父䝳亲的仇也一直被他记在心里。

      一切只不过因为他手里只有这一本比较高深的功法罢了。

      至于它是残缺的,郭安没想这么多,桥到船头自然直ኻ。

      㖪 古籍中,除了뛣文武两系的修炼功法外,还有几门神魂修炼之初便可以施展的术法吸引力他的注意。这些术法可以㢌让他在出门的时候有更多的自保的能力。

      其中,᧹最让他感兴趣的有两个。

      ꖮ一个是轻승灵术,是通过调动神魂力量沟通周围的灵力形成一道人体外的薄膜,以此来减少空气中的阻力,可以小幅度的提高速度;

      另一个,賆是鰥春露术,主要通过调动外界中生命气息强的灵气,凝聚成雨,落崗在伤者的身上。 

      只要不是那种受了极重内伤的人,但凡拥有足够ゕ的时间鱦,那便可以基本恢复过来。 Ȩ

      ⧅ 只要修炼了䓁这两个术法畁,那么郭安就可以算得上拥有了穷版的远遁流和对耗뷫流了。

      不要因此就鄙视郭安了,作为重活一世,心理年龄接近四十巭岁的“老人”,即使还是有那么些青春活力,但他很清楚,有些事,想要成功,那么就一定要有两手准备,不然就会未战先怯。

      澐 对以后一段时间的行程做了一番简易的安排后,郭安出去跟吴伯知会了一声,便独自进入房间练习起了法术。

      很හ长一段时间,整个郭府一直볱都保持着宁㳙静……

      ……

      물 阳翟县城外,一处小型的山林中,一只灰ꆒ兔在草地上飞快的奔逃着。其⠋后一匹白马随风追赶。

      灰軾兔灵巧地在草漞地上急戓转顿跳,땦眼见就要跳进几米外的췉草洞中。

      说得迟那时快,这时,一道破风声传来,准确的射穿了灰兔的身体。

      ﭷ 之后,白马在灰兔旁停了下来,一身穿黑色甲衣的少年自马背上下来,抓起此时尚未死透的的灰兔,满意一笑。

      ఔ提着手中ꪜ的灰兔,郭安熟练地剥皮切腹,处理起兔肉来。随着烤架的建立,一阵烤肉喏味蔓延在空中。

      待兔肉已被烤得出现油脂,郭安自怀中掏出一个布包,从中倒出一些粉末,均匀地加在烤兔肉上。

      之后他便开始嵯动嘴吃了起来。

      此时的郭安,已经平复了心中那뷈一股几乎无法磨灭㭖的㖡带有仇恨的驷忧伤,心情愉悦,于这山林中“野炊”着。

      뎣 这几天,在巩固了刚突破的境界后,郭安时常来到这密林中打猎练功,修炼术法。

      得益于精神力的凝聚和识海的开辟,此时郭安对力量的掌控有了较小的提升,这也让他的骑术箭术有了很大的进步。

      这也是他能这么轻松就射猎成功的原చ因。

      吃完透貘露,郭蹟安躺拐在草地,上仰望天空,目光深柲邃……

      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