陛下您听说过特区吗

      康斯坦丁见赫尼斯神父没什么大问题后对张典衍说:“我们不能在这干等着他醒过来,刚刚那只虫子绝对是地狱的产物औ,我ļ得去午夜老爹那找找线索。”

      巡 张典衍却想到“现在发生的事和剧情已经一돉点关系都没了,谁知道后面会怎么样,万一真被玛蒙降临了,㘥那就真是大的ᥙ在后面了。”,于是他对康斯坦丁说到:

      “不用去什么午夜老爹呐,我知道发生了什么,现在我们就去解决㥢这事,不过先说好,这次我直接跟你收钱。”

      渣康一听收첝钱就头皮发麻,“要钱没有,要命你得去跟地狱里那几个掰头,你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      张典衍一听就说:“那这次的战利品全归我,我就告诉发生了什么。”

      渣康心里想:“反正我不会给钱,管你拿什么,战利品有什么的还不好说呐。”随后点了点头。

      张典衍看康斯坦丁答应了,就对他说道:“撒旦的儿子玛蒙,准备用朗基努斯ﴠ之枪上的圣血来到现世,把这变成属于他的地狱,而现在朗枪就在一个被魔鬼附身的人手上,他正在往纽约来,现在收拾收拾装备렠,直接在路上把它搞定,把枪抢了。”说完下地下室拿家伙去了。

      康斯坦丁被张典衍的话吓得烟都掉地上了,等到张典衍收拾好䖳了,上到꺯店里瓃都还在那定着,张典衍拍了拍渣康的肩膀,他才回过神来,还没等康斯坦丁问张典衍是怎么知道这些的,张典衍就拖着他出门了。

      겸路上,康斯坦丁一脸便秘状,实在憋不住了,쐧可퓰刚要开口就听见张➄典衍说了一句:“别问,天机不可泄露。”,然后他的脸就更便秘了,不过在康斯⏾坦丁的脸变成宿便脸之前,他们到了康斯坦丁的装备库—一间老式保龄球뷶馆。

      “伯曼,你在哪!”

      眐 随着渣康的呼喊,保龄球馆的机械间里探出一个带㿌着眼镜的的地中海。

      “约翰,你怎么来了,是需要什么嘛?我最近找朋友整了一堆新货!”

      “这次是打狠人,得准备点大家伙⭯,伯曼你懂吗,大家伙。”

      伯曼点了点头转身回到机械间,过了一会抱着一个大包走了出来,他把包放在了桌子上将里面的物品一样样拿出来放在桌上。

      “这是教皇的渔夫戒指融化后做成弹头的子弹,ꯠ这是约旦河洗礼处的圣水,这是龙之息。”

      康斯坦丁惊讶道:“龙之聉息,我以为你在也搞不到了。”

      伯恩笑着说:“我托酒我籨朋友的朋友从北欧搞来的,别管它了,现在这个才是真正的大家伙!좜”说完从包里拿出了一把温切斯特杠杆步枪。

      枪身上刻有精美的花纹,枪管上刻有希伯来文的马太福音第十六章第二十五段“因为凡要救自己灵魂的,必丧掉灵魂;凡为我丧掉灵魂的,必得着灵魂。”,枪托上有着用描金刻画的背负十字架的耶稣前往耶路撒冷的画。

       康斯坦丁从伯恩첞手里抢过枪,兴奋的问到:“这是那把杀死了77个不义之徒和가一只沉沦魔的ᰆ王牌温切斯特嘛?”

      就在伯ᮀ恩要回答康斯坦丁时,张典衍说道:“东西拿完了嘛,我们得赶紧出发了,我可不想⊴面对来到现世퉦的玛蒙。”

      ᥟ 康斯坦丁点了点头,收拾好了东西裟,和张典衍一起出保龄球黬馆,上了查斯的出租车。

      上车后张典衍抽出了一张蓝符,运气掐诀,突然在查斯的躚眼前出现了一团气体,张典衍对查斯说:“跟着这团气开,我们就能找到朗基努斯之枪的所在。”

      查徸斯跟着气团一直开,到快开出纽约듧州时,气团消失了혇,正当查斯一脸疑惑时,张典衍说:“找到了”。

      只见漫长的州际公路上一个浑身血污,穿着破烂的拉丁裔男子,手里还拿着一个用纳萃***裹着的长条物体。

      当张典衍与康斯坦丁下车ꠁ时,拉丁裔男子也停下了脚步,看向他们,康斯坦丁将渔夫戒子弹塞进了王牌温切斯特上好膛对着张典衍说:“你搞的定吧,要是我动手了,你得付钱噢。”

      Ṅ 张典衍一脸看傻子的表情:“我搞不定䜢你还能搞定了?连个低级魔兵都摆不平的你?” ꋿ

      康斯坦丁拍了拍枪说:“那是意外,再뾩者说有这家伙这些都是小问题,这样吧我也不要你出我的辛苦费了,你只䕿要帮我报销子弹和枪钱就好了。”

      张典衍没有뒎回答康斯坦丁的话,而是抽出了一张金甲神兵符手掐法决,只见符ꓽ篆突然消失,拉丁裔男子的身后出现了一道金色的门,一个身着金甲,手拿金色长戟的神㓐兵从门里走了出来。

      콫 渣康惊呼道“神圣的便便啊,这是什么东西张,为什么你能召唤出这种生物。”랉

      张典衍说:“这是东方法门里的金ႂ甲天兵,我是通过这张符纸为媒介召唤出来的,这是我现阶段最强的符咒了。”

      就在渣康和张典衍聊天ҡ的时候,金甲神兵已经对拉丁裔男子动手了,金色大戟对着拉丁裔男子劈下,就在大戟要劈在拉丁裔男子头上时他的脚下冒出一阵黑烟,大戟劈穿了黑烟,砸裂了柏油的蟆地面,可当烟雾散去除了龟裂的地面什么都没有。

      쎅 “我在这里,怪异的的傀儡.”

      声音从金甲天兵的背后传来,天兵扭身一击,被拉丁裔男子用长条的物体挡下息了天횃兵的大戟,不屑ᄢ的看着张典衍和渣康等人。

      柨“你们知道我是谁嘛?知道我在为ﳦ何等伟大的存在行事嘛?你们这些凡人居然敢阻碍我,伟大的沉沦魔罗瑞·玛门思,至伟的玛蒙的下仆,ꖂ你们这䉈是在自寻死....”

      话还没说完,沉沦魔就被天兵一戟挥飞了

      “张,你觉得它能飞多远?”

      张典衍手搭凉棚看了看说:“起码500米,不过速剈战ﻗ速决吧”,说完就指挥金甲天兵继续攻击。

      就뷌在天兵腾空准备继续攻击沉沦魔时,一道火光将天兵鉨击落,天兵轰然落地,身上的金光也黯淡了许鮆多。

      一个背有灰色羽翼鞗拿着火剑的的金发西装女子从天上缓缓落地,对康斯坦丁和张典衍说道

      “康斯坦丁,我没想到你会跑到这个地方来,你出现在蠴了㹸不该出现的地方,你本可以等到肺癌发作再下地狱,不对,你跒本可以等玛蒙降临人间,不用去面对撒旦的,可惜你现在蘢就得去见他了,而你多管闲事的中国法师,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解除那个酗酒神父身上的恶咒,但你今天也将死去。”

      渣康指着西装女子叫骂道:“该死的೬加百利,你这个该死的混血沙滩天使,你居然和地狱勾结,你就不害怕天上的父对你降下神罚嘛!”

      加百利轻蔑的说:“可怜的康斯坦丁,你将那么多廋的魔鬼送回了溏地萊狱,可땐是你还是得因为幼年的罪恶下地狱,所以,你还相信上帝会在乎这些嘛?”

      就在加百列和康斯坦丁对骂的时候,张典衍指示金甲天兵去攻击加百利,自己运起金光咒冲向沉ួ沦魔。

      加百利都没⌻有看金甲天兵一劓眼,随手一挥火剑就将金甲天兵彻底击碎,扭头对张典衍说:“你那可笑的傀儡不会对我有半点威胁,你为什么不好好的待在原地,等待我用火剑给你带去死亡,而是做着没有意义的反抗呐。”

      张典衍对着加百利竖了国际通用手势,然后继续冲向沉沦魔。

      加百利似乎被张典衍激怒了,双手持剑举⇳过胸前,对着张典衍方向竖劈下去,一道带着火焰的弧形剑波飞向张典衍。

      “张!小心!”

      张典衍听到渣康的呼喊,转身并将覆体金光全集中在手掌上,用手硬抗住了加百利的剑波。

      虽然抗住了这下攻击,可张典衍知道自己已经是竭尽全力了,而加百利可¶能只用了十分之一不到的力量。

      “该死,还是来到这个世界修䒖炼的时间太短了,再这样下去,我肯定先抗不住,不如直接来个大的,是死是黜活就看这波了!浫”

      随后便手掐法决,默念口诀:

      香气沉沉应乾坤,燃起清香透天门,金鸟奔走如云箭,玉兔光辉似车轮,南辰北斗满天照,五色彩云闹纷纷,紫微宫中开圣殿,桃源玉女请神仙,千里路途香伸请,飞云走马降来临。天师教主降来临,弟子一心专拜请,윧神兵火急如律令。

      秴张典衍请神上身,请的是三坛海会大神哪吒,瞬时体冒金光,从后背演变出两头四臂,成三砢头六臂之法相。

      加百利见张典衍气势突变,也不敢掉以轻心了,挥动翅膀高举火剑向张典衍攻去,可当火剑刚要砍到张典㥋衍时,只听张典衍说了一声“镇”,加百利轰然落地,再起不能,就像被一座大山压在了身上,手中的火剑也被张典衍抢走

      加百利趴在地聍上挣扎的问道:“你怎么会突然拥有了如此强大的能力,你做了什么!”

      张典衍没有回鍏答她的话,而是扭头看向ℂ了沉沦魔,沉沦魔被张典衍的眼神吓到,周身冒出黑雾想传送逃离,就在它要成功时,张䚜典衍又轻声一句菉“来”,沉沦魔被扯出黑雾飞向张典衍,张典衍一把抓住沉沦魔,从它手里抢过朗枪,然后用火剑将沉沦魔轰成飞灰。

      ⣱“不!你不能阻止玛蒙的降临,不管你騃是谁,你都不能阻止我的计划,我可是加百利!”

      张典衍看都没看加百利一眼只说了句:“聒噪!”随后六臂同时挥掌,将加百利拍的镶在了地里,然后将她的翅膀拔下。

      然后张典衍走向康斯坦丁,对着一脸呆滞的渣康说:“朗枪和火剑都是我的,赶快把我送回典当行,我要脱力了。”说完体表金光法相消失,倒在了地上。

      渣康盯着倒篨在地上的张典衍发了三分钟的呆,才和查斯把张典衍쟭扶上了车,返程纽约。

      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