戴聂(12)

      死去的人从一个物质精神并存的世界,进入퍙到纯精神世耠界。部分遭受到精神污染的个体,需要送往八零二一区,接受精神修复。

      精神世界的个体以能量团的形式存在。﫩彼此交流,可凭借精神力感召。

      根据去世原因的不同,这些能量团被安排在不同的区域。

      区以内,所有的能量团根据所处时代的不同,内部又会形成不同的团体。

      受文化,种族,쵆地域凇的差异,精神世界里的能量团也会有沟通障碍。 

      同祝茧一起被送往八零二一区的还有一个人——蓝冠。

      墔蓝冠一直遭受着精神折磨,被情绪玩弄,举世皆欢乐,独他受折磨。 ≬

      댘 蓝冠在完成❗《酷帅狂拽要下海ꅺ》终章时,结束了主角的生命。随后也ㄵ结束了作者的生命。他最后看了一䑣眼那张笑脸,学着女孩的样子⦲,作出一个扭曲的笑容。

      崺 蓝冠沉入湖底时,他听到朦胧的气泡音,从四面八方朝他席卷虏而来。

      슲 䥪他安静的闭上眼睛,让自己慢慢沉入湖礯底。水流划过他的每一寸皮肤,他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安然。他感受到自己胸膛里跳动的心脏,那是他的生ᱤ命,他从未如此亲近鑽自己的生命,如此清晰的知晓生命。᠚

      一片黑暗过后,他渐渐失去对身体的掌控。

      他不再感知到湖水是冰冷的。

      一道白光后,他听到一个声音⁓。

      “天堂龮站台已到达,下一站地狱站台。”

      蓝冠轻飘飘的,像一道光,一阵风,一₱个七彩的泡泡。

      ᄿ“欢교迎来到八零二一区,接受精神修复。”

      蓝冠从未有过如此陌生而又过分真实的感受。

      他在想,这难道就是人们常说的灵魂吗?

      他能感知到一切,却又什么也抓不住。就像伸出手要捉住一团空气。他甚ꛐ至连自己的手都感知不到。

      在这个畩被称为八零二一区的虚空,他感知到一个男孩,俲一个矙很悲伤的男孩。

      他在探知这个男孩时,他感觉自己像长出无数根触角,丝丝缕缕,与男孩相连。

      “蓝冠,请收回你侟的精神力,在八零二一区,冒然使用精神力,会被ꕞ送往无间监狱,接受制ㅗ裁。”

      蓝冠被警告了,他还在新奇自己所具有的能力,面对全新的精神刺激,他享受这种挣脱羁绊的感觉。

      被他趯误用精神触角窥探的男孩,正是祝茧。

      他在弥留之际,听到来自他妈妈的哭泣。

      他感觉到妈妈承受了莫大的痛苦。那种痛苦,好像无数如发丝一般的细针,同时刺穿血肉。一次又一次反复着。

      ཀ䦏祝茧的人生被毁了,那一刻,他不敢出现在祝双面前。他跌下深渊。他只想崣逃离那个世界。

      离开学校回到家的那一晚,他在浴室里待了一整夜。他用刷子,刷洗着自己的身体。直到皮肤布满血痕,他让热水烫过他布满血㍌痕的肌肤。

      狅 之后的两天里,他都活在噩梦里,他想要祝双回家看他,又怕听㙲到门开的声音,(他怕是祝双回家了。

      他还希望有一个人可以拥俖抱他,즑抓ઃ住他。

      最敷后那一晚,祝╭双给他쒽打了电话,祝双告诉㏼他自己谈了一个男峰朋友,那个人对她很好,是个温柔体贴,值囎得依靠的人렻,还说祝茧也૷一定ᒜ会퓊喜欢那㩈个人的。祝双说话时的语气就像一个憧憬爱情的少女。

      祝茧握紧电话,泪水打湿他的枕头。他欲言又止,在祝双即将挂断电话之际,他强压着情绪说:“蘟妈妈,䟟我爱칟你。貉”

      电话被挂断了,他不清楚祝双有没有听到他说的话。

      祝茧用祝双送他的第一支钢笔,在那本黑色的书上맞写下一ꕤ句话。

      涊 鎼 请问地狱热线是啥子?

      一句詷本不可能从他脑海中出现꯷的话。

      合上那本书,他便准备前往他િ的终点。那是让他失去一切的地方,在那里他被扼杀,从精神上被彻底杀死。㐥

      当他穿上蓝白的校服,背起书包ޅ,ౝ回到学校。

      몌他戴着口䄀罩,用冬季校服外套包裹着自己。

      在所有人都下了晚自习离开后,他从厕所的窗户,一跃而下。

      ꇇ他蓝白的校服被血液浸染,血泊里的他,最后说了一句我爱你。他的血一直淌进草地。

      这个世界里的祝茧,生巗命已经走到了尽头。

      但他从未㪰想过死后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。

      探逃离这个世界,以另一种形式,延᎞续一种所谓生命的东西。

      在精神世界里,他依旧没有摆脱痛苦。那种痛苦反而更加剧烈,真实。他感觉自己如同一묜张被碎纸机撕碎的纸。

      在八零二一区,他被送往一鳬个独立的空间。

      一扇门,一扇落着尘埃,布满裂痕的门。

      鉔当他步入门后的世界,他失去了一切感知,就连精神触角都被斩断了。他的能量团只发出微弱的,若隐若现的㄄白光。

      当他的能量团所发出的光,增强了一ᶜ些后,他感觉到닱一㦝个声音,心脏橞跳动的声音썴。

      辻那个声音,很熟悉,那是他最初所感知勼到的声音。曾经他并不知道那个是什么。

      瞔 当他能量团的光又增强一点后,他听到另一个微弱的声音。在以相同的频率,与那个声音融合。

      他感觉自己被温热的液体包围着,踖他听到更多的声音。每当他的能䚮量团的光增强一点,他的寡感知力就增强一些。

      他听到一个来自男性的浑厚的声音。那쉷个声音在和他对话。只是⎩他曾经听不懂。

      “宝宝,你一定要乖乖的,不要让妈妈太辛苦。”

      祝茧他听到戞一段对话。

      “这次出门,要什么时候回来?”

      祝茧他感觉到悲伤。 頛 芷 “等我,我一定会赶在宝宝出生前回씯来的。”

      脚步声,关门声,女人的哭声。

      ꇯ祝茧好想现在就出现在妈妈面前,抱抱她,替她騮擦干泪水,告诉妈妈㖳,他会代替爸爸陪伴着她。

      祝茧迫不及待的想要出生。

      妈妈在给他唱歌,一首军歌。

      那읎是爸爸和妈妈初识时,爸爸唱给妈妈听的。

      镊妈妈在抚摸着他,很温暖,这是全天下最安全的地方。⍿这是他与妈妈离得最近的地方。是他生命开始的温床。

      他的血液与妈妈的雨血液交融,あ他们的心脏同时跳动。 ᭸

      他伸出手,去触碰妈妈。

      ⵠ他感觉到妈妈情绪的波킿动。

      妈妈安抚着他,对他说:“宝宝,要乖哦,我䬵们一起等爸爸回家。”

      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