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>职业商战>a√

      乐极生悲?从床上掉下去了!

      不等陈子龙兴奋地说完,只听朱慈炯扜郑重其事地说道:“你可要想好了,跟着我的话,在一定时间内,可팹就无法入朝为官了,必须隐姓埋名,你还愿意吗똬?” 

      “当然愿意!”

      촴陈饿子龙的回答依旧是那么的果决,紧接着,又有着耝几分怅然地皇说道铸:“推广新农作物,是뿛家师的平拂生愿望,只要鵊能够完成这件事,无论付出什么,都值得。”

      ǣ 兮“好,那你就好好收拾㯉一下,最迟一个䬻月,咱们就离开京城,前往山西的泽州娀。” 浠

      “嗯,好的,殿下。” ᳬ

      춶 这一刻,听着两人的友好交谈,孙传庭终于驁知ᯃ道了朱慈炯想干什么,所谓找粮的真实含义,并对这个三皇子有了䱬一个彻底地改观,敬佩的同时,不由地心中넿起疑,这个小小的身体里,究竟藏着怎样的灵魂?

      鵀 छ真得只稻是一个年仅七岁的孩子吗?

      小小的年纪就懂得什么是,授之以鱼不如닭授之以渔,并将这个道﵇理应用ꥡ于实际,身体力行。

      ᗡ ꥏ还有这份为人处世的鲪谋划能力,这份对世事的敏锐洞察力,䴭还有对事物的见解,以及对如今大明ସ的认识,从某种程度上来讲,就连他这个活了四十六年的大人都有一些钮自愧不如!

      与此同时,孙传庭的心里又燃起了一抹希望,跟着这么一个業“小屁孩”做事,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儿?

      或许真得能为改变大明做些什么事情。

      最起码不再像以前那么椲迷茫秮,有了一个努力地酡方向。 ㅁ

      一橽时间,想通了一些事情的孙传庭,曑心结解开了,心里自然畅快了许多。

      乾清宫——

      崇祯落寞的坐在里屋,随意地坐在地上,手里捧꽖着一븅个一看就保存很长岁月的绢帛翟,虽然干净,却ᔮ没有了丝绸的那种光泽,上面的两句话清晰的出现在陪伴在旁的王承恩的视线中。

      ꆼ 天子守国门,君主死社稷。

      不称臣,不纳贡,不和亲。

      屋子里极其앖的安静,只有两个人,虽然崇祯身上的颓愀废气息越来越浓郁擈,ឳ气氛也越来越沉重꧑,压得谨小慎微的王承恩都快喘不过气来。

      킻崇祯的手掌轻轻滑动,每摸过一个小字,都会不自觉地停顿一下。

      䭧 첷 “承恩,你知道吗?这份诏书书写于永乐年间,历朝历代的每一位ඤ皇帝都会将其珍隊藏,每隔一段时间,亲自清洁,鬪并将其ᝰ铭记于心中,一次次地诵读,这才有了一代代皇帝的铮铮铁骨,不屈精神。鞡”

      “皇上——”堙

      ꌘ 簞 王承恩的心情很沉重,虽有心接话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,而崇祯却突然问道:“对了ᫎ,承恩,炯儿让你帮他ᮛ搜集的信息,收瞳集的怎么样了?”

      甕 “஭启禀皇上,关于泽州的信息,尤其是晋城的,已经收集好了。”

      㜰 쐉 看到崇祯的神色微缓,嘴角ᖊ流露出一丝欣慰,王承恩紧张的簇一颗心也是跟着微微一딋松,紧跟着说道:“内臣正让人将㺙那些信息汇总,做成一퍛个简报⟾,以便三殿下浏览。”鰢

      “办得不错,有心了。뎺”不等峞王承恩劧回应,崇祯的脸上滾有了一丝笑容,又说道:“多摘抄一份,送到朕볏这里来。”

      “是,皇上。”

      王承恩连忙答应着,뎝心里却在暗想,皇上要那些东西干什么?

      ꁏ “对了,三皇子到了晋城之后,多让厂卫照看一下,必要的时候,听从炯儿的指挥,给予一定粗的帮助。”

      䖼然而,蚉容不得王承恩深想,崇祯一把收起了诏书,缓缓站了起来迕,小줘心翼翼地将其放在紫꼟檀木制成的盒子里,漫不经心地说了那么一句,继而又补充道:“在炯儿成为奉国将军∵之前,尽可能地不要暴露他的皇子身蓺份,仅限于有限的几个人知道就行。”

      “是,皇上,内臣知道了。”

      䅨졡 王承恩再次䋜躬身应答着,却是心中恍然,暗道,皇上可硦真够꩐宠爱三䲈皇子的。

      “好啦,你退下吧,朕该处理朝政了。”

      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