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个男人之间的缘分

      特训的第二天긤,老头回来了。

      럮 没有任何咹言语,青龙几乎是以“坠落”的姿鉰势扑进镜明湖,整个湖泊瞬间结冰,将整个湖面死死的封䙸住。

      老头子面上的红光不见了,一言不发的惃躲进竹楼,不许任何人打扰。

      没有人再提起裂魂决的事,似乎是要让帝释辛自己拿主意。⼚

      这一醔天,帝释辛被击飞328次。

      唾 哪怕是训假练,帝释辛也是累的气喘。每当休息的时候,小月都会进丛林打猎,取血让他吸收,恢复伤势。

      毕竟在昨天,吸收过那条巨蟒的血液之后,他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蚠速度恢复,小月可是亲眼珸看见了的。

      于是乎,帝释辛每天没羞没臊地过上了,饭来张口,被小月“侍候”的生곩活。

      一天五顿,从不缺席。

      不知不自觉,在竹楼前台阶上,坐着小金,白砂,露露三兽。

      露露,就是帝释辛给那只小黑豹ﱼ起的喐名字。

      白砂也许是昨天被帝释辛刺激到了,寸步不离的跟着他,每到帝释辛被痛揍的时候,뽞它还会比划两下,像是在模仿着什么。

      鿱小金则会“吱吱”叫唤两声,加油助威。

      到了晚上,帝释辛就开始疯狂补课,小툮月传给他的很多资料,涉猎很广,并且将韩㽷家对古刹星的探索资料也短一并给了他,并要求他将古刹星所有墈的幻兽等相关信息都记下。

      好在㫁,一般僵尸也不需狍要睡觉,晚上有大把时间ᠼ查看这些资料Ⅺ。

      䄡 鐎 特㐺训第三天,被击飞253次。

      第四天,击飞128次。

      第五天,击톭飞79次。

      ≓ 第六天,56次。

      깖 第七天,44次。

      第八天……

      鞊直到第十三天,帝释辛此刻终于没有了打笫假拳的感觉,放开了湵手⽋脚,与小月拼杀。

      而且,就在两天前,帝释辛也成功进阶到天启三段,但具体的还是要等契约了本命魂兽,才能得知。

      这个时候,已经不像霹是䦙小月在给他特训,更像是귢两个旗鼓相当的对手,在切磋,而且是那种拳拳到肉,你来我往的那种。

      稍有不慎,便是惨ꄶ败。

      其实这个时候的小月,已经将自身的实力,提升到与白银级幻兽相当的程度了。

      帝释辛퟽的身体强度,的确是相当于部分青铜级幻兽,但他的战斗意识,让小月越来越没漓有底线,一连提升到白银级,方才打成平手。

      这个时候,除了小金还能勉强看得清两人的身影,白砂和露露已经完全找不到两个人了,只能听到场上出来的破空声,以及看到地面上留下的一个塪个土坑与疤痕。

      吱呀!

      課竹楼洓简易的双开门被推开,帝释辛的ᩧ一记鞭腿也被反震回来,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停了手。

      落地,扭头看向那位走出来的老头。

      嘴角勾起一抹微笑,帝释辛稚嫩的脸꒚上露出灿烂的笑容。

      一旁的小月立刻上前,唤了一声:“主人。”

      “嗯。”韩古云认可地点点头,说道:“没想到臭小子你进步掣会这Ӣ么快。” 

      “我也不想进邛步这么快,这不都是被逼的嘛。”韆

      帝释辛故作无奈地摊摊手。

      韩古云似乎是因为伤势好的差不죀多了,也许是因为帝释辛进步神速,뱅十分高兴,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丝毫不ﳼ吝啬自己的赞许,庘满面荣光。

      手掌夨一翻,只见一把玉色长刀出现,送到帝释辛面前。

      迟疑着接过这把长刀,帝释辛问道:“你想让我学你的奔雷刀?”

      “怎么?臭小子你还不乐意了?以前不是一直缠着我教你呢嘛!”

      “噌ꉩ”的一声,抽刀出鞘。

      这把刀,共长1.6米,刃长1.3米,は宽三指左右,直刃。

      刀柄⢠似玉非玉,饰于云纹,繁而不杂。

      刀尖采用的是直脊弯刃形,使整把刀看起来通体流畅不失美感슮。

      向来酷爱兵器的帝释辛,看到这把刀,几乎血脉喷张,但是刀锷小巧,鵣这一点,似བྷ乎有点问题。

      刀锷的作用无非就是保护持刀之手,再者就是使整把刀的重量达到均衡,或者根据使用者不同的习惯进行调ꬿ整,其次便是装饰。

      而这把刀,龙蛇抱柱形刀锷,华丽小巧,勉强能起到保护手的作用,但是也导致了刀的重量前シ倾,应该是特意为了配合奔雷ꉸ刀,有意为之。

      “这把刀是我曾经用过的,是当初请人用青铜玏级幻兽,青玄角蟒的独角打造而成,你先用着练习奔雷刀。”

      韩古云的声音适当响起,不断地讲解着奔雷刀法。

      奔雷刀是韩古云自创的一套刀法,一共九式。

      “奔雷刀,累迅捷刚猛,施展起来对身௒体的负븡荷较大,这也是我之僫前不愿教你的原因,不过现在你身体素㽞质已经合格了。”洨

      “可是我没有雷ꐯ系幻兽。”

      想要施胈展奔雷刀,若是没有雷系幻兽,鄿只不过是徒有架势,很难发挥出这套刀法的俎威力。

      不过,目前韩탞古云也没想着让帝释辛立刻就能完全施展出奔雷刀,一切都只是为了将来他鷙契쵻约雷系幻兽之后䏾,能够顺利施展出Ы来,做准备྿罢了。

      㠘即便如此,能够尽早地熟悉刀性,会使刀,便是韩古愝云的要求了。

      “这个没关系,我已经通知阿吉和家族那边,去替你寻找了臭。”峴

      詖 “阿吉?”帝释辛没听过这个名字。

      “啊!就是我的本蕻命魂兽,一只混沌雷元兽,甩我也好久没有见过他了,他一直䀟在积云星修炼。”

      “混沌雷元兽?没听过。”

      “没听过也很正常,这种幻兽并不常见,也就在像끽积云隿星那样的特殊环境下才有可能出现。”

      ꗤ 鐫韩古云解释道。

      ⴦帝释辛抚摸着刀身,上边刻着“云蛇”䣭二字,不经意的说道:“我一直蜓以为龙叔是你的本命쪘魂兽。”

      话音刚落,一声闷哼响起,急忙望去,只烲见整个镜明湖面的冰层,顿时间层层开裂。

      “啊哈哈……”韩古云打着哈哈,不停的拍打着帝释辛的肩膀,尴尬的笑ए道:“当初,青龙的ꔫ资质太低,家族不同意我和他签订契约。”

      青龙资质太低?

      听听,人言否?

      韩古云又说贇道:“以后啊,尽量不要在别人面前展示你的超凡能力。”

      “我明白。”收刀入鞘,扛在肩上,帝释辛说道:“木秀于林风必摧的道理我还是懂的。”

      “那好,从今天下午开始,便开始练习吧。”

      刚说完这句话的老头,他的手环突然震动起来。

      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